“中俄东线”投产倒计时之③:境外计量员提前上岗

  中国北部边陲小城黑河市对面,是俄远东第三大城市布拉格维申斯克。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把隔江相望的“双子城”更加紧密地连接到一起。

  中国的0号阀室与俄罗斯的179号阀室直线距离15公里,均依黑龙江而建,跨过5.6公里的江面,跨境段两岸的盾构点遥相呼应。

  从179号阀室再向前走1.3公里,就是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的交界计量点。就是说,由此进入中国的所有天然气,都是以此计量点为标准。

  跨越两个国家的天然气贸易,计量的重要性首屈一指。从中俄东线每年380亿立方米输气量看,仅北段投产后2020年50亿立方米的输气量,每天就有1300万立方米天然气。从数量看,千分之一的误差就是1.3万立方米天然气,折合几万元人民币。从质量来说,热值高于36兆焦/立方米和低于36兆焦/立方米同样差别巨大,水/烃露点数值对境内设备的正常运行有很大影响,硫化物、二氧化碳等指标对我国环境质量会有影响。因此,数量监测与质量监控中差之毫厘,国家和企业就可能遭受重大损失。

  因为重要,中国石油与俄气公司商谈协议时,天然气计量交接就是一个重点。双方境内的两个计量站所用8台流量计全部送到荷兰标定基准,确定标准尺度——1立方米天然气是什么概念。双方当初也商定,中方可以派人进入俄方计量点共同进行气体质量监测和流量数据比对。

  国门计量,就是把好国门第一关。跨境计量员既要高度负责,又要技术过硬。

  为此,管道公司从2013年承接项目伊始,就从自动控制和仪器仪表专业的本科生、研究生中筛选出40人,送到山东德州的天然气培训基地,再根据技术水平、语言能力筛选出20多名优胜者,经西南油气田天然气研究院专项培训考核,精选出9人到中俄东线建设一线实习,在黑河首站参与安装、调试与俄境内计量站一模一样的计量系统和技术分析系统。半年下来,经过现场模拟考试,最终选定6人上岗。

  按照合同约定,中俄东线进气前6天,第一批上岗的3名中国计量员张志勇、高乐和张成要进驻俄境内计量站。

  此前,俄境内长达3000多公里的西伯利亚力量管道已于9月10日开始注气调试。工程单位每天用空压机对管道进行吹扫干燥,但计量站的管道水露点始终达不到零下20摄氏度。

  一般来说,为了安全,管道投产前要先注入惰性气体——氮,再注入天然气置换。这个过程中,气体中含水量结露水的温度点是一个重要指标,标准值为零下20摄氏度,相当于零下20摄氏度时凝结出第一滴水。管道运行方常以此判断管道是否干燥合格。水露点值越低,气体在管道中越不易形成冰堵。

  中方认为管道完全具备干燥条件了,怀疑俄罗斯一边的监测有问题,提出派人去现场观察测量。俄方也苦于找不到解决方案,同意了中方的提议。问题是,179号阀室监测点位于军管封闭区,俄气公司员工进入也必须持有特别许可。双方协商后,决定中方临时派人过境,半个小时完成检测马上返回。

  15时,张志勇、高乐和张成急匆匆地跟随俄气员工进入179号阀室,检测发现问题很大:同时吹风干燥的管道水露点已经达到零下21.3摄氏度,而这段管道的水露点只有零下3.9摄氏度。

  双方尝试一边放气一边测试,1个小时后再测时瞬间达到零下17摄氏度了。这样的变化增加了判断难度:因为过境段穿江管道既有俄方的,也有中方的,到底是哪段没干燥好?

  一方面,时间就是金钱。检测不合格,就得重复吹扫、静置、测量……随着投产临近,时间耽误不起。另一方面,从计量站到179号阀室要过军管封闭区。俄罗斯法律规定,18时以后,外国人不得进入封闭区。3名中国员工见天色已晚,当即决定连续工作,开动空压器不断吹气,每2个小时测试一次。不知不觉,36个小时过去了。其间,俄气员工倒了三班。而原以为半个小时就可以结束工作的3名中方员工,不眠不休地一直坚守在计量站。

  两天后,当管道中的空气逐步放完,水露点离标准值越来越近:零下17摄氏度、零下20摄氏度,检测终于合格了。


距大会开幕

参会咨询

010-63773102
010-83836639


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更多动态

参会咨询